關于對“側身”的點滴體會

側身,有點基礎的球友都會。特別是打直板的,沒有側身進攻的那一下,真的很難贏球。但我個人體會,側身說起來容易,真正做到“合理側身”,卻并非易事。
我自己是業余中的業余,球是真臭,但就是喜歡側身進攻(沒辦法,就好這一口),也不知因此輸了多少比賽,還是“不思悔改”,打了這幾年,對“側身”有了點滴體會,自己總結一下,非常希望各路高手給點指導。
側身的戰術準備:反手“加速”接側身
側身不難,難在側身的時機。側身一定要有戰術配套才行,這樣你的側身就會有較強的預見性,而不是盲動。比如我常常在加力推以及加力快劈到對手反手后準備側身,因為如果對手占位過于近臺,只能借力回球,那么到我反手出臺球的幾率就非常大,我幾乎可以閉著眼睛就側身拉沖。
因此我的側身體會一:突然朝對方反手“加速”,然后接上側身。
側身的步伐體會:“兩小一大”,三步側身
對于直板而言,不敢側身,就象山珍海味擺在面前卻不敢下箸一樣郁悶,而奮力側身之后卻被輕調一個正手,就象吃菜在興頭上吞個蒼蠅一樣尷尬。為此我觀摩了很多教學錄像,模仿專業運動員的側身步,在練習中也打的象摸像樣的,可在比賽中還是倍感困難,不是太著急就是太猶豫。后來才體會到,不論是教學演示,還是自己練習,都是基于預知固定線路的步伐練習。而比賽卻不是這樣,于是又看了一些實戰錄像,加上網友指導,我琢磨了一個“三步側身”的方法:
第一步:預動步,對手一動,特別是球拍運動方向和力度,大概判斷出來球方向,這時候就要開始預動,步子要小,重心轉到右腳,準備蹬地,但不要重心移動過大(因為對手可以用手腕隨時調節出球線路,過早暴露側身意圖,必被調動)
第二步,側身步,這時對手已經把球擊出,大體線路已經不可能再變了,這時如果能夠側身,一定要果斷側身,步子可以大一點,(由于有了第一步預動,這一步更加流暢和游刃有余),有球友往往等球過網之后再用側身步,理由是球過網之后,球的性能看的更清楚,但我的體會是,慢球固然可以,但快球則不行,因為這時候再側身就晚了,肯定被球頂住,發不出力。所以這一步一定要側的充分。
第三步,調節步,在準備擊球前,如果側身的位置稍有不便,可以用小小的碎步調整。
我的側身體會二:三步側身:“小步預動,大步側身,碎步調整”,(強調:一定要先有預動步)。
側身進攻的線路:沖直線為主,沖斜線為輔。
我側身球一般沖直線,殺對手正手,原因很簡單,對手一般占位偏反手,正手是天然的空擋。特別是對進攻型球手,占位更是偏反手,我側身進攻的70%以上是暴沖對手正手直線,殺板成功率很高。但如果對手習慣了你的線路或者占位中間,你一側身,他就去補正手位,然后一個封擋,或者一個快帶,到你的正手空擋,能讓你吐血。你也可以攻幾板斜線,讓他不至于次次跑到正手等你。(但我沖斜線好像始終不如沖直線手上有數,現在好點了,以前更差,待解決的問題)
我的側身體會三:殺板球,沖直線為主,沖斜線為輔。
側身的發力:“一板殺”結合“多板殺”
側身發全力沖直線,所謂“一板殺”,對右手直板比較有效,但往往對橫板和左撇子選手威力大打折扣,原因是橫板的占位較為中間,防守的面積更大,而左撇子因為線路迥異的緣故,更是我等側身攻擊手的"天敵"(左手王濤把韓國直板多年打的沒脾氣),這時不要悶著腦袋往墻上撞,第一板未辦要發全力沖殺,可以用7成力拉點轉的,不讓對手借力就可以,自己還原快,然后用交叉步回位后,再連續快攻,(要是發全力側身沖,業余球手沒有幾個能還原,再撲正手)。進攻速度一定要加快,所謂"連珠炮",一定要用速度壓制對手,讓對手疲于招架,而無法在防守中有觀察我方位置并加以調動的時間。
我的側身體會四:能發全力一板殺當然好,不行的話,第一板可以稍收點勁,便于快還原后后連續快攻。
側身后的調節和假動作
側身進攻,如果已經在側身,但卻判斷失誤,比如判斷出臺球,但卻沒出臺,可以迅速轉側身拉為側身正手搓,抑或是手已經拉開,但卻已經被“頂住”,不可能做充分的拉球動作,可以在球的下降期“兜”一個側弧或者“勾”一個側旋,但這些都是不是辦法的辦法,回球質量通常不高,絕對不提倡多用。
如果觀察到對手已經在移動,可以向相反方向擊球,比如我發力沖對手正手時,發現對手已經在移動,可以收住勁,輕拉一個近網小高吊到對手反手,(關鍵是出其不意,不要求太高的質量,甚至可以用手腕拉球)?;蛘咴诠デ?,用“滑板”的技術來變換出球線路,都是側身進攻中可以采用的調味品。

下一條: 直拍推擋的技術要領及常見錯誤
上一條: 如何讓自己從練球型轉為比賽型
聲明:此文內容來自互聯網,不代表愛乒乓網觀點和立場。若發現內容有所不妥,請盡快聯系愛乒乓網撤掉本文。
優個網
免费足球推荐